首页 > 猿生活 > 朋友与面试官之间又好笑又好哭的爱情故事

朋友与面试官之间又好笑又好哭的爱情故事

头像
阿玥greenflower
编辑于 2020-11-22 22:55:50 APP内打开
赞 69 | 收藏 49 | 回复75 | 浏览7937

前言:

今天来讲个故事。

这是个真实的、最近发生在我身边一位好朋友身上的故事。

她在找工作的过程中,与面试她的一位面试官相遇,他们之间产生了种种纠葛。

造化弄人。

最终她由于一些不可述原因未能拿到那家企业的offer,但却与这位面试官产生了莫名情愫,发展了一段情缘。

我听闻她亲口讲述这个故事,暗自称奇。

经她同意后,由我悉心整理、改编成了这样一个小短篇。

由于涉及到当事人以及企业的隐私问题,我将所有真名隐去。

“是谁”、“在哪里并不重要。精彩的从来都是故事本身。


·目录

一、《那个用正装搭配帆布鞋的男孩》

二、《不知道从哪儿来了一箭,人就有了情》

三、《她说公子请留步》

三、《今晚的你和酒一样惹人醉》

四、《穿越时空的爱恋,他说他是望妻石》

五、《相爱一场,他们再没见过》

六、《从此再无朝朝与暮暮》

一、那个用白衬衫和黑西裤搭配帆布鞋的男孩

后来他问她,“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我的?”

她扑哧一声就笑了,然后说,“当你从宣讲会的台上,快速走到我身边,回答我朋友的问题。我从上到下打量你,白衬衫、黑西裤,一本正经的样子。结果看到底,却出现一双俏皮的白色帆布鞋。我就在心里想,这个男孩好可爱啊。”

他窃喜了一下,很皮的说,“这要命的混搭。”

………

时间回到9月,正是秋招进行如火如荼的时候。

大小企业到一家又一家学校赶场子,争夺人才,像暴风雨一般对着毕业生铺面而来。

那时候的她也在求职的毕业生洪流中,线上、线下招聘双管齐下,慌乱而忙碌的投一份又一份的简历,赶一场又一场的宣讲会,参加一轮又一轮的笔面试。

那段日子她整个人像陀螺一样,不停歇的转啊转。


北京的A银行她很早就开始关注。她是北方人,家离北京很近,所以北京顺理成章,成了她毕业后最想去的城市。而A银行无论薪资待遇还是未来发展,她都很心仪。A银行成为她的目标选择之一。


也算是有几分好运气。那天她翻看学校就业信息的时候,竟然发现A银行在她的学校有线下宣讲会。这意味着,A银行要来她的学校进行线下招聘。对于想去A银行的她来讲,这真是个好消息。


线下招聘相对线上招聘来讲,往往会有更多福利,拿到offer的概率也大些。


她心中着实欢喜,盘算着进A银行的把握又大了些。


A银行的宣讲会行程:第一天定在C校,第二天定在B校。她在B校读书。

C校是B校的相邻学校,离得很近,骑车只要10分钟就可以到。


按理来讲,她多等一天就可以等到A银行来B校宣讲。可她心急,偏想着第一天去看看“形势”。


后来回忆起这件事,她想,那天若不是她心急,提前赶了C大的宣讲会,就不会分外留意他。而如果这样,按照规则也不会正好安排他是她的面试官。


人生奇妙。


那天还下着雨,她执拗地拉着好友老王骑着电车去赶C校的场子。


A银行有个招聘特点:A银行在线下招聘,会有目标院校。如果银行内自己的员工中有目标院校毕业的“老人”(学长),就会安排这些员工负责自己母校的宣讲,以增加和即将应聘的学弟学妹们的亲切度。


比如说,阿宣是C大毕业的,林朝是B大毕业的,所以阿宣负责C大的宣讲,而林朝负责B大的宣讲。


那晚的宣讲会有十几个A银行负责招生的工作人员。男生统一穿着“白衬衫黑西裤“,女生穿“白衬衫黑色半裙。”


他们都很精神,很年轻,看起来年岁与台下的他们相仿。她想,大概她们也是刚工作没太久。


所有来宣讲会的同学都会扫码签到、报名,工作人员会为这些有意向的同学安排次日的面试。


随后宣讲会正式开始。


求职的她们坐在C大的台下,专心的听着台上C大毕业的阿宣学长一脸真诚的逼逼叨自己的入职感受以及介绍A银行的状况。

她和一同前来的老王被虎的一愣一愣的。

阿宣学长讲完后,问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举手问他。

她的朋友老王是个无敌憨批。

说时迟那时快,老王两腿一蹬,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。

阿宣学长还没反应过来,老王二话不说就开始发问。

老王说,“我是B大的,之前和某公司已经签了三方,如果你们给我offer的话,我毁约来得及吗……”老王冲锋炮般的发问。

台上的阿宣学长被老王的憨批阵势虎的靓男语塞。

所有同学的目光都在阿宣学长身上,等着看他怎么回答。

而这时讲台的侧边紧挨着门的不起眼的地方,却有一个男孩子走了过来,走到她和老王的身边。

他慢条斯理的说,“这个问题当时我经历过,我来回答你。”

他开口说话的时候,大家的目光瞬间到了他身上。

因为主讲的是阿宣学长,大家的目光本来都在阿宣身上。其他的工作人员就分散着站在讲台的侧边,并不惹人注意。

而此时老王的问题发出,他向她们走来的时候,她开始注意到他。

他一步步走近,她打量他,目光从上到下。

他长的很秀气,让人感觉到分外清爽。看到他让人想到刚被雨淋过的草木,有那么一股子灵气。

白衬衫和西裤穿在他的身上刚刚好,极适合他,将他整个人衬的愈发干净。

她偷偷感慨,同样的一身制服穿在他身上比在阿宣学长身上好看许多呢。

后来当她的目光落在他的脚上,看到一双白色帆布鞋。

她莫名想笑。

心中暗想,哪儿有用正装搭配帆布鞋的啊,这神奇的混搭。


他走到她们面前,开始回答老王的问题,很耐心,详细的拿出自己的例子告诉她该怎么办。


回答完之后。他又回到了原来站着的地方。

别的同学问了一些问题之后,宣讲会就散了。


她和老王一起走到楼下,雨下的更大了。她们想着,反正没什么事,就躲在大厅里躲躲雨,等雨小一点再回去。

别人都陆陆续续走了。她和老王却躲在大厅里叽叽喳喳聊着各自秋招遇到的奇葩事,越聊越开心。

过了一阵子。

聊的正兴起的她们突然看到A银行的阿宣学长和那个“混搭风”的男孩从楼上走了下来。这个时候大家都走光了,大厅里就只站着她们两个人。


从不知矜持为何物的老王一把抓着她的手,冲到阿宣学长和混搭风男孩面前就开始搭讪。

老王对“混搭风”男孩说,“学长,谢谢你今晚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男孩说,“不客气的。我在C大的宣讲会上听到你们说自己是B大的,我也是B大毕业的,就觉得很亲切。”

老王一脸欣喜的套近乎,夸张的感慨,“真的啊,那可是亲学长了,那明天你是我们的面试官吗?”

C大的阿宣学长回答,“面试都有避讳原则。B大毕业的面试官面C大学生,C大毕业的面试官面B大学生。这个HR会安排,我们不管这个事。”

憨批老王总是有很多神奇问题。随后,她开始围着阿宣学长问个不停。

这时男孩注意到了站在老王一边的她。

他看她们一起的,就猜想,她一定也是B大的。

他问她,“明天不就是B大的宣讲会了吗?你们为什么今晚要来C大?”

她说,“因为想赶第一场热乎的宣讲会,抓住机会。”

他笑了。然后说,“明晚B大的宣讲会是我主讲的。你们今晚都来了C大,明天给我捧场的人不就少了?”

她说,“不会的。明天我们再去一次,专门给你捧场。”

他说,“好啊。”

此时一旁的阿宣学长,突然被同事叫走。

大厅里就剩下她们三人。

“混搭风”男孩说,“不早了,我也该走了,祝你们明天面试好运。”

老王问他,“学长可以加个微信吗,后面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你。”

他掏出手机,打开二维码。

老王扫了他的微信。她走上前,也扫了他的微信。


他发来自己的名字,“我是林朝(zhao。后面特意打了括号备注,大抵是经常被人叫做林朝(chao),这多音字的苦恼。

她发去自己的名字,“我是陈暮。


她又看了他一眼,白衬衫、黑西裤和帆布鞋。他叫林朝。

好像这么搭也不违和,这男孩挺可爱啊。


二、《不知道从哪儿来了一箭,人就有了情》

在回B大的路上,陈暮和老王收到了A银行通知面试的消息。

陈暮被安排在次日九点在某教室参加面试。

她暗暗为自己加油,想着一定要好好表现,拿到A银行的offer

一早起来,她就带着简历赶去了面试地点,站在门口,等着被传唤,参加面试。她应聘的职位是IT技术岗,也即是通俗的“程序员”。

她有些紧张,站在那里想着怎么自我介绍。猜想面试官会问什么类型的技术问题。

正在她想这些的时候,“陈暮。“

门口的HR叫到了她的名字,示意她进去面试。

她走进那间屋子。


推门而入的时候,她看到了坐在窗台边上的面试官,“竟然是他!”。

是林朝!她没有想到那么多面试官,竟然偏偏是他。她惊喜而意外。

他仍旧穿着昨天的那件白衬衫,笔直的坐在窗台边上。阳光从窗户射进来打在他的侧脸,愈加衬的他“阳光而清澈”,他总是给人很干净的感觉。


她想到林朝是她的同校亲学长,今天面试定不会刁难她。她嘴角偷偷勾起了一丝笑,但她迅速控制住自己,强装镇定的坐在他对面。


哦,对了,忘记说,那天其实是有两个面试官21面试她。但因为一进去就看到了昨天见过的林朝,当时她就没太注意到另一位面试官。


林朝快速的扫了一眼她的简历。开始问她问题。

陈暮有点懵,心想,“竟然没让我做自我介绍?

随即她还是迅速反应过来,应对他的问题。

他的问题正好是她熟悉的知识点,她略想了想,理清思路,开始回答。

陈暮是个大胆的女孩子,回答他问题的时候,她看向他的眼睛,面对面的距离,她们离的很近。

大抵是她的眼神太犀利,当她看向他眼睛认真回答问题的时候,他低下了头,眼神转向她的简历。

她感觉自己答的不错。没卡壳,思路也很清楚。

随即是坐在林朝旁边的另一位面试官发问。

她把眼神转在另一位面试官身上,回答他的问题,她眼神的余光感受到林朝抬起头看向她。

而当她又把目光扫到林朝身上的时候,林朝不经意的把眼神挪移到了别的地方……

两位面试官轮番问了她很多问题。

总体来讲,她觉得自己表现不错,虽然面试的时候她还是挺紧张,她能感受到自己的心“扑通扑通”在跳。

面试完她走出那间屋子,站在门口的HR小姐姐对她说,“面试你的时间好长啊,是平常时间的两倍了。”

是吗?她丝毫没有察觉。


后来她跟林朝在一起后,林朝问她,“你是什么时候对我心动的?”

她想想,“心动啊?大概是我推开门走进那间屋子,看到坐在那里的人竟然是你,那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心里好开心。我的心扑通扑通就不受控制的开始跳了,也不知道是面试紧张呢还是啥。”


他嘲笑她,“肯定不是因为面试紧张……”


她说,“我不承认。”


随后她问他,“那你呢?”


……

缘分这种东西,常常是让人欣喜却又让人幻灭的。

欣喜就譬如她没想到,A银行有那么多面试官,可那天一开门面试她的却正好是他。


后来她问他,为什么当时是他面她。


他说本来是,B大毕业面试官面C大同学,那天理应参加面试的都是C大的学生,而着急的她赶了场子,就正好歪打正着,碰上了他。


不得不说,缘分奇妙。


可缘分又很幻灭。

譬如她也没想到,那次的相见是他们最后一次的见面。


三、《她说公子请留步》

面试完之后。


林朝发微信给陈暮,“你今天表现不错,问题回答的都很好。”


她回他,“那你会给我offer吗?”


林朝说,“我给你打了挺高的面试分数,但offer这个事还要上面领导审核过才能发,我说不准。”


她说,“谢谢你。”


面试完的那天晚上,是A银行在B大的宣讲会。


C大的时候,本来她说好要再去一次B大的宣讲会给他捧场。


可那天下午她突然收到另一家企业的笔试邀请,所以那晚她没有去给他捧场。


她想,宣讲会那么多人,他才不会注意到她去没去。又或者,那天晚上她说,再去一次B大宣讲会给他捧场,这话他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。


总之那晚她没有去。她的舍友都去了。


晚上回到宿舍后,大家闲聊着。


舍友蓉蓉说,“今晚A银行主讲的那个面试官好帅。”


她装作若无其事,淡淡的说,“是吗?哪个啊。我昨天应该见过。”


蓉蓉描述,“那个带着眼镜,长的很清爽的男生。好像叫林朝。”


她说,“哦,我知道他。我还有他微信。”


蓉蓉逗陈暮,“呦,还加了微信啊。对了,宣讲会上,他说自己单身,你抓一下机会,争取爱情事业双丰收,两把抓。”


她瞪了蓉蓉一眼,心中却偷偷涌起一丝开心。 “为什么他要说自己是单身。”

蓉蓉说,“下面有同学开他玩笑,问他,学长是不是单身。他说,他是。”


虽说是线下招聘,但A银行的结果每年总是很晚才出。面试是一道流程,后面还有进一步领导的审批,offer才能发放。


陈暮一边等着A银行的结果,一边继续忙着参加别家企业的面试,毕竟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。


而林朝也继续忙着招聘的事。


后来突然某天,陈暮接到一个电话,对方说自己是A银行的招聘人员,通知陈暮,她的面试成绩排在前几名,要她迅速提交材料,上交给领导审核。


她心中欢喜,想着已经要上交材料了,那进A银行是势在必得的事。


她发微信给他,“你同事要我提交材料了,说我成绩是前几名。谢谢你给我打很高的分数,对我的肯定。”


他回她,“那天你的表现本来就很好。”


她逗他,“我舍友夸你宣讲会那晚很帅。林学长好样的。


他回,“那晚的宣讲会你并没有来。“


她突然心中就升起一股复杂情愫。他居然注意到她没有来,他居然记得自己说要来捧场的事。


那天刚好是她的生日,她很开心。之前一直觉得他是面试官,跟他讲话都很拘谨和真诚,现在却突然觉得很放松,跟他讲话飘了起来,也皮了起来。


她打趣他,“我本以为搞技术的都是那种样子,没想到还都是精神小伙。”

他说,“那种样子?格子衫?大胡子?不洗头?不洗澡?满身粘着饭粒?”


她咯咯咯笑了起来,给他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。


A银行下面有两个单位,总行和分行,面试一起进行,他在总行。


她问他,“也不知道我会被分到总行还是分行。


他,“你想去哪里。”


她,“总行。”


他,“其实没差。分行福利还多一些。”


她,“那也去总行。

他,“那行,明年可以来我项目组。”

她,“好啊。


那天她朋友圈发了自己过生日的照片。


他给她点了赞,给她发,“生日快乐。”


她回他,“谢谢面试官。我要是能去A银行,以后就该喊你同事了。”


他,“这边的饭真好吃啊,比北京的饭好吃多了,还是当年熟悉的味道。不过时间太短了,很多我想吃的东西还没吃到。”


她,“要走了吗?”


他,“对,马上登机。”


她皮了一下,给他发,“公子请留步。”


他回,“神经病。”


那时她笃定自己会去A银行。他也猜她应该会拿到offer

他发消息给她,“明年见。


她,“上次相见你是官我是民。


他,“下次再见我是狗你是狗。”



四、《今晚的你和酒一样惹人醉》

他回北京之后,他们还是会时常互发几句消息。


她常问他一些A银行流程之类的事。他总是很耐心的回复她。其间也经常夹杂着些不正经的闲聊。


他不似先前面试她时那样严肃,她也不似先前那样拘谨。


他们时常放飞自我的开些玩笑,说些有意思的事。


那晚是中秋夜。月亮特别圆特别亮。


今年的中秋和国庆恰好是同一天。


那天晚上,陈暮实验室的同学组织了整个小组的聚餐,唯独陈暮没有去,她想要过自己的节日,不愿意去凑热闹。


她买了一些酒和吃的,自己窝在实验室看书。


长大后的陈暮越来越不喜欢赶热闹,她总喜欢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,忘情的过自己的日子,想要自己的喜悲。


这么好的日子怎么能没有酒。


她开了一瓶,就着大饼和麻辣鸭翅,越吃越香。


吃点喝点,吃点喝点,越来越兴奋。


逐渐她有些微醺。脚踩祥云棉花,心有风月山水。


她突然想到了那个混搭风的男孩,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一下。


那晚他一个人在家,也喝了酒,胆子也很大。


酒很美,它总是逼出人的心里话。那些平日里会反复琢磨和思忖该不该说的心里话,这个时候天不怕地不怕,全世界只觉得自己是老大,没啥不敢说的。


他给她发消息,“中秋快乐。今晚月亮它好大。”


她笑了,“这句子可真俗。”


他说,“你来个不俗的。”


她说,“今晚举杯邀明月,我自风月无边。”


他说,“举杯?你还喝酒啦?好巧,我也喝了。”


她说,“是吗?来,干杯。”


她跟遥远的他隔空举起酒杯。她给她拍她的酒杯。他拍他的。


他装模做样的,“砰!我干了你随意。”


她大笑,“我也干了。咱巾帼不让须眉。”


他,“好样的。”


那晚的林朝和陈暮,在各自的城市,隔着遥远的距离,边喝酒,边聊着天,讲着故事,说着心里话。


说着说着就回到面试那天。


陈暮,“那天我一推门进去,看到是你,我就笑了。”

林朝,“你一推门进来,我认出是你,我就低头,想笑,但忍着。”

陈暮,“我随即装作正经。”

林朝,“我告诉自己要严肃。”

陈暮,“我开始心跳,可能是紧张。”

林朝,“你直勾勾盯着我看的时候,我一慌,竟然忘了让你做自我介绍。”

陈暮,“我一紧张语速就快。”

林朝,“我在拼命,听清你在说什么。”

陈暮,“我努力好好表现自己。”

林朝,“我觉得你很棒。”


两人一起笑了。

不知不觉的聊着天。陈暮一看时间,已经凌晨030


她说,“你快去睡快去睡。”

他说,“明天不上班。今晚酒喝多,有点睡不着。你困了吗?”

她说,“不困。”

他说,“那我们继续聊。”

她说,“好。”


他给她讲自己的工作,自己的家,自己的家人,自己在北京平日里的生活。

她在遥远的这边笑的直不起腰来。


她也给他讲了很多有意思的事,从洗头讲到玄学,又讲故事。比如她两次坐上120,比如她莫名其妙为别人的父亲免费哭丧,比如她高中经历的那场地震,她一个人的尖叫惹的全楼的人顶着枕头拿着暖壶逃跑,最后却发现虚惊一场。比如她跳三堵五米高墙去看周杰伦演唱会的大胆和张狂。


他在遥远的那边笑的前仰后合。


他们字字句句,都仿佛能聊到对方心里去。


他们又聊到工作和赚钱。

他说,“我心动了。”

她说,“我也是。”

他说,“我对钱。”

她说,“我也是对钱。”

他,“你说心动是什么感觉?”

她,“大概是:不知道哪里飞来一箭,人就有了情。毫无征兆,莫名其妙。”

他,“飞来的那箭是丘比特射的吗?”

她,“是啊。可惜丘比特只射了一箭。哎,你也认识丘比特?”

他,“对啊,这丘比特,他瞎了眼,怎么能只射一箭啊。”

她,“那怎么办?”

他,“那你告诉丘比特,再来一箭,射准点。”

她,“我说了算吗?他会听我的吗?”

他,“你试试,我都站好了。”

他,“哎呦好疼,好疼。刚丘比特来了,他对我说,你俩从今天开始就窜一块了。巴拉不开了。糖葫芦窜一块儿了。”

她,“糖葫芦好甜。”


他说,“你挺有意思。

她说,“你挺奶。“

他,“什么?我长这么大,从没有人说过我奶。什么是奶?”

她,“该睡觉了,天都快亮了。”

他,“好,那等你以后慢慢告诉我。反正来日方长。”

她,“我们名字挺有意思的。”

他,“林朝,陈暮。朝朝暮暮?”

她,“原来你也发现了啊!”

他,“我机智的一批。”

她,“切,晚安啦,该睡觉了,朝朝。”

他,“晚安,暮暮。”

……

最让人觉得欣喜的大抵是,你喜欢的那个人他刚好也喜欢你。



五、《穿越时空的爱恋,他说他是望妻石》

在一起的日子都很甜,虽然他们隔着遥远的距离。


这爱隔着时空,却总也能传到对方心里去。


他们总能理解对方。


他早上上班起的很早,一醒来就会发消息给她。


她一睁眼拿起手机就会看到他的消息,觉得这一天的日子都甜了起来。


他工作的时候她学习。对方忙的时候,另一方从不打扰。


有时候她发消息,他一阵子后才看到。


她并没有怪他,可他却总真诚的跟她解释,“我上班的时候可能不会看手机,你不要误会觉得我不理你。”


她说,“我就喜欢你忙起来不理我的样子。专注的样子帅爆了。”


他说,“是吗?哈哈哈。”

……

他每天加班要到九点半。


他一下班,刚出公司大楼,就赶紧给她发消息,发一个很欢快的“下班啦!”的表情。


她吐槽他,“为什么不等到家后再发消息给我。”


他说,“一下班就开始想你。等不及。”


可往常那个时候,她还在忙。


她通常不会回他。


她每天都要忙到十一点才能做完自己的事,从实验室回宿舍。


他第二天七点就要起床上班。可他还是每天心甘情愿的等她到十一点打电话给他。


他从来没抱怨过,一次都没有。


她十一点从实验室回宿舍的时候,常常整栋楼都黑了,只剩下她一个人。可每天她回去的时候知道他在等她,就会觉得心安和温暖。


她打电话给他,他接起电话来,一听到他声音,她就感受到他的温柔。


那种感觉仿佛是一片漆黑的深夜,你走在路上,突然看到远方一盏为你亮起的灯光。


从十一点聊到十二点的这一个小时,真是他们这一天最开心的时候。


两个忙碌一天、都很累的人,互相抚慰着对方的疲惫。


讲讲这一天有意思的事,无语的事,再聊聊他们自己。他们总有说不完的话,每天到了12点他们都不舍得放下电话。可两个人都明白第二天还要好好工作。


她每次说,“你去睡觉吧。”


他总倔强的说,“我不。”


她说,“你又倔强了。”


他不舍的对她说,“晚安。”


她问他,“你每天等我到这么晚,烦过吗?


他说,“从未。


还打趣的补上一句,“我是望妻石,每天眼巴巴等着我的她。”


那个时候她笃定自己会去A银行。


那个时候他也觉得她一定会来。


他还时常说,等明年七月你来了,我们怎么样怎么样。


直到后来有一天。她在工作时间接到他的电话,他说,“你因为××原因被我们领导挂掉了。所有这样情形的都挂了。”


她静默了一阵,没有说话。


他安慰她,“没关系,你不一定非要来A银行。你还有别的选择嘛。”

她说,“好,反正我几乎所有简历都是投在北京的。”

可最后造化弄人的是,她偏偏去了杭州。

那家她很心仪的企业给她很好的待遇,但是只有杭州的岗跟她匹配。

她思虑再三,选了杭州的这家企业。

她投的都是北京的企业,可最后偏偏去了杭州。



六、《相爱一场,他们再没见过》

她说,“杭州和北京好远啊。”


他说,“我知道。”


她说,“你要加班,我也要加班。”


他说,“我知道。”


她说,“我们怎么办?”


他说,“我们走着看。先过好现在的日子。”


她没再说什么。


这之后,他们很少聊未来的事。


他们很合得来。


他是温柔温暖、内敛含蓄的。

她是张牙舞爪、大大咧咧的。


他真的很好。


同他的相处总让她觉得很舒服。


他的温暖不浮夸,不张扬,是那种很简单、平实的小温暖,丝丝缕缕的渗到人心里去的。


他不是夏天的热,也不是冬天的冷,他就是春天的和风和暖阳,给你的一切刚刚好。


他是个很清朗的人,待她真诚。尽管有时候他有些笨,不会哄人,也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。可他待她的好却是脚踏实地的。


他从来不会油嘴滑舌,也不会骗她。


那样的真诚和清朗让她好心安。


她说过的话他都会记得。他经常等她很久却从来没怨过她。


她电话打来的时候不管他在做什么,都会立刻接起来。


最重要的是,他们聊天的时候,总能相互get到对方想表达的东西。聊到彼此心里去。这是多难得的默契啊。


他们几乎没有过一点矛盾。碰到有一点分歧的时候,他们总能通过相互沟通和理解把这个分歧化解掉。


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。而正因为如此,她越来越不安。


在一起的时间越久,他们每进一步,感情深一分,就会越去想未来。


他在的项目组事情很多。几乎每周五的投产都要到凌晨两点。


而后等到她入职工作。

她在杭州,他在北京。

他要加班,她也要加班。

这意味着今后的日子,两人很难相见。


相爱的过程,两个人都要付出自己的精力、努力、时间,一点一滴认真的去维系两人的情感。


可如果未来的一切都让你看不到尽头,那为什么还要贪现在的欢?现在付出的一切又会有什么意义。


现在越贪,以后越痛。


等以后日子久了,真走到那一步,再分开岂不是更痛。


时间和空间成了他们两之间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。


那段时间她总是很难过。他越好她越怕。以后分开该有多痛啊。


她决定及时止损。可她不知道怎么说出来。


前一天晚上,她对他说,“我有过许多动摇的时刻。可你真的太好,我心中都是不忍。”


他说,“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?你可以跟我讲。我会改。”


她说,“不是。”


她又问他,“你想过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吗?”


他说,“我一想到这个问题就不想继续往下想。我们走一步看一步,以后你来找我,或者我去找你。以后的一切说不准,但现在我还不想放弃。”


可她怂了。那晚她几乎一宿没有合眼。想着这个事。


第二天,她写了一封信给他。


林朝卿卿如晤:

终于决定跟你说【再见】了。

打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的心很疼。

说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很是艰难。

也终是没忍住泪流满面。

谢谢你的真诚、关心,这些日子像阳光一样把我狠狠抱紧。

只是我还是忍不住的不安。

一边贪恋着你的温暖,一边看不到明天。

我们每进一寸,我多爱你一分,却也多痛一分。

那些荣耀或者失意的日子里,多希望我们能在彼此身边。

没有你的时候我没有期待。

可有了你之后,我就不知道以后怎么办。

复杂的情绪藏在我肠子深处千回百转。

这些日子的丧也与之有关。

想了想还是想要及时止损

不再贪这一时的欢

以后的日子里

希望你能遇上一个疼你、体贴你、理解你的人


丘比特它再一次来了

他说【我睡了好久,终于醒了】

我该走了

射过你俩心脏的箭该拿走啦

这酸酸甜甜的糖葫芦我也要带走啦

不再把他们窜一起啦

你俩的缘分该了结啦

他来了,他又走了

很抱歉,相爱一场

我们竟然没再见过

以后咱们各自安好、各自喜悲

你给我好好的

陈暮


他没回她消息。一直没有回。


她让他伤心了。

她辜负了他待她的真诚和心意。


分开的那天晚上。她如往常一样,十一点离开实验室。

一出门,习惯性的大楼一片黑,她习惯性的拿出手机,往常的这个时候他都在等她下班。往常的这个时候,她都会打电话给他。


可随即她醒过来,他已经不是她的男孩了。他们已经不再一起了。


想念像洪水一样涌来。


她摸着黑一节一节楼梯走下去,察觉到自己眼眶里涌出来的星星点点。真的很想他。


那晚她也没有睡好,最近她总是睡不好。


次日是周五。因为接到了紧急任务,那晚她在实验室加班到将近12点才回去。

照例离开实验室的时候,她想,今天是周五啊。他今天又在加班投产,要到两点才回去。不知道他今天有没有提前下班。


牵挂揪心般让她分外疼痛。



七、《告别——从此再无朝朝与暮暮》

他一直没有回她消息。


直到三天后的周六晚上,他发微信问她,“为什么我们会走成这样,前一天不还好好的?”


她说,“我以为你不会再回我了。”


他说,“我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
她说,“我可以打电话给你说清这个事吗?”


他说,“好。”


打电话他们聊了很久。


如果他们都是少年,也许仍然会挣扎着在一起,会冲动,会义无反顾的强求,会不知天高地厚的冒险。


可他们不是。他们都有自己的理性。


那晚告别,他们互相发了很多以前在一起时候常用的表情包。


他发一个,她回一个。


她再发一个,他回一个。


那些表情包都是以前常用来搞笑的,如今看起来只是觉得心疼。


他们都知道那晚的电话是最后一个。


她一直不忍心挂掉电话。


他也不忍。


她在这边流着泪,听他说话。


他说,“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只是没料到,这么快。”


她说,“到了该告别的时候。我们总结一下吧。说说彼此在对方心里的样子。”


他说,“好。”


她说,“你很温暖、很温柔,对我很真诚,我很信任你。你的品质很好,也很踏实。我是真的爱过你。”


他说,“你很大胆,很体贴,很努力,做事情很认真,跟你在一起的日子都是快乐的好日子。”


她说,“我们该睡了。”


他说,“这下不会有人12点都不让你睡了。”


她说,“那时候12点不睡,我也很愿意。”


他说,“再见。”


她问他,“你还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?”


他想了想,终是没有再说话。


他反问她,“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?”


她突然想到《廊桥遗梦》里的那个场景。男主站在雨里,远远望着女主,期待她能跟他走。女主坐在丈夫的车里,手放在开车门的把手上,犹疑、流泪。


她想了想,也终究没有再说话。就像廊桥遗梦里的女主最后没有下车。


电话的两端两个人静默了很久。


没有说话,却也没挂掉电话。


隔了很久,她说,“挂了吧。”

他说,“好。”


那晚的最后,他发微信给她,“媳妇,暮暮,宝贝,再见。”


她回他,“老公,朝朝,大奶狗,林老师,我的男孩,再见。”


最后一句,他说,“你不要再回我了,我是会为你哭的。”


她流着泪,在心里默默对他说,“感谢我们一起拥有过的好时光。”


从此再无朝朝与暮暮。





75条回帖

回帖
加载中...
话题 回帖

相关热帖

猿生活近期热帖

近期精华帖

热门推荐